李光清律师:13925275421

劳务分包承包人不能以实际施工人名义向发包人

时间:2020-09-28

    【法律适用】
    劳务分包不是建设工程分包,劳务分包的的承包人不是建设工程的分包人、违法分包人、转包人,从而不是《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的实际施工人,其不能根据这两个条款直接向发包人(业主)主张权利。深圳建筑工程律师李光清
 
    【最高人民法院判例】(2014)民一终字第84号
    一、基本案情
    2008年12月23日,贵广铁路公司筹备组(以下简称“筹备组”)与水电路桥公司签订《施工总价承包合同协议书》,约定:筹备组已接受水电路桥公司对新建贵阳至广州铁路站前工程ggtj-10标段的施工投标。2012年6月18日,贵广铁路公司与水电路桥公司签订《新建贵阳至广州铁路站前工程施工总价承包补充合同协议书(ggtj-10标段)》。2009年4月25日,中国水电建设集团路桥工程有限公司贵广铁路工程指挥部第一项目部(甲方)与博宇公司(乙方)签订《劳务协议》,该协议明确约定承包方式为劳务作业承包,项目部负责组织实施施工,博宇公司负责按项目部的要求提供劳务用工。后博宇公司称其系实际施工人,就工程款支付问题以发包人、承包人为被告提起诉讼,博宇公司主张自己与是中国水电建设集团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之间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法律关系,自己是实际施工人,适用建设工程司法解释向发包人(业主)主张工程款。
 
    二、法院的观点和说理。
    一审的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据《劳务协议》、《劳务费、机械租赁费结算单》、《设备使用协议》、《会议纪要》认定其提供劳务二位提供设备,建材的事实,认为博宇公司系劳务承包,而非工程承包,驳回其要求发包人(业主)支付工程款的诉求。
    二审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根据《施工合同解释》第一条、第四条、第二十五条及第二十六条有关“实际施工人”的表述,该解释规定的实际施工人,系针对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施工主体,借用他人名义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情形。根据《劳务协议》、《劳务费、机械租赁费结算单》、《设备使用协议》、《会议纪要》和施工细节看,博宇公司不具备《施工合同解释》所规定的构成实际施工人的充分条件。《劳务协议》约定的劳务分包内容不属违法分包、且获实际履行,本案不符合《施工合同解释》关于实际施工人规定的适用情形。在此情况下,博宇公司以参与案涉工程施工的具体过程主张其为实际施工人,本院不能支持。
 
    【相关法律规定】
    《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 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发包人欠付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建设工程价款的数额后,判决发包人在欠付建设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深圳建筑工程律师李光清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