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清律师:13925275421

审计报告不能直接作为认定工程价款的依据

时间:2020-10-17

【规范指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2011年)》建筑工程律师李光清
25、当事人以审计机关作出的审计报告、财政评审机构作出的评审结论,主张变更有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数额的,不予支持。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2008年12月17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44此会议通过)
第十三条 由国家财政投资的建设工程,当事人未在合同中约定以国家财政部门或国家审计部门的审核、审计结果作为工程价款结算依据的,承包人要求按照合同约定结算工程价款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2006年11月1日 粤高法发[2006]37号)
(二)当事人已对政府投资项目进行结算的,应确认其效力。财政部门事审计部门对工程款的审核,是监控财政拨款与使用的行政措施,对民事合同当事人不具有法律的约束力。发包人以财政部门或审计部门未完成竣工决算审核、审计为由拒绝支付工程款或要求以财政部门、审计部门的审核、审计结果作为工程款结算依据的,不予支持。但双方当事人明确约定以财政部门、审计部门的审核、审计结果作为工程款结算依据或双方当事人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的除外。
 
【典型案例】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黑民终字第37号民事判决书
2010年7月17日,公路指挥建设部与金帝公司签订《公路合同协议》及《补充条款》各一份,协议约定根据区政府资金到位情况按照工程形象进度比例拨付,在审计部门出具报告之前,预付工程款不超过合同价款的80%,在审计机关出具报告之后拨付工程款。合同签订之后,金帝公司按照合同约定进行施工,该工程于2011年10月竣工交付使用至今。工程交付使用之后,金帝公司多次向公路建设指挥部催要余下工程款。2013年3月20日,奥隆公司完成审计,审计后的工程总造价审定额为41097165.00元。公路建设指挥部和阿城区政府累计向经纪公司支付工程款为3067689.40元,尚欠工程款10429925.60元。金帝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支付工程余款。工程建设指挥部抗辩认为,金帝公司虽然已完成了该工程施工并交付使用,但合同工程总造价始终未通过审计部门审计,因此,公路建设指挥部与金帝公司之间无法进行剩余工程款的结算。工程建设指挥部虽委托奥龙公司对合同工程总造价进行审核,但只是中介机构的评估,而非法定审计机关出具的审计报告。
【裁判规则】
关于本案工程结算是否必须经过依审计机关出具的审计报告为依据的问题,根据《审计法》规定,国家审计机关对工程建设单位进行审计是一种行政监督行为,与本案当事人之间平等主体间的民事法律关系性质不同,无论案涉工程是否依法须经国家审计机关审计,均不能认为国家审计机关的结论必须作为民事纠纷双方当事人之间结算的当然依据。在结算过程中公路建设指挥部与金帝公司通过对奥龙公司审核报告的认可与新的合意,变更了合同中对于结算方式以审计报告作为结算的依据的约定,因此本案工程是否经法定审计机关进行审计,不影响双方当事人对于工程款结算的效力。建筑工程律师李光清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